2018年湖南CPI温和上涨

 

  2018年,我省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经济运行总体稳中向好,高质量发展态势进一步显现。全年CPI处于温和上涨区间,低于3%左右的预期目标。预计2019年CPI将继续保持在可控区间运行,涨幅较2018年将有所扩大。

  一、全年CPI运行特点

  (一)全年CPI涨势温和

  2018年,湖南CPI上涨2.0%。其中,食品烟酒价格上涨0.8%,非食品烟酒价格上涨2.5%;消费品价格上涨1.7%,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4%;扣除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CPI上涨2.0%,涨幅与上年持平。

  (二)八大类价格全面上涨

  分类来看,CPI的八大类商品及服务价格呈全面上涨的态势。其中,居住价格上涨3.6%;交通和通信价格上涨2.8%;医疗保健价格上涨2.5%;衣着价格上涨1.9%;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上涨1.5%;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上涨1.3%;食品烟酒价格上涨0.8%;其他用品和服务价格上涨0.6%。

 

  (三)分月同比涨幅呈“M”型走势

  总体来看,全年CPI呈现“M”型的运行态势。分月来看,2月份受春节“错月”影响,上涨2.4%,涨幅较1月份扩大1.1个百分点。3-5月份涨幅逐步回落至1.8%、1.6%和1.5%。6-10月份受食品价格回暖影响,CPI同比涨幅开始逐步回升,分别上涨1.6%、1.6%、2.0%、2.4%和2.8%。11-12月份,随着秋、冬季鲜菜上市期重叠,涨幅再次开始收窄,分别上涨2.6%和2.0%。

  (四)月度环比波动区间较上年有所扩大

  分月来看,全年CPI环比受季节等因素影响,涨跌互现,幅度在-0.9%—0.8%之间窄幅振荡,月环比最高与最低涨幅之间差距为1.7%,波动范围大于上年。其中,1月和2月分别上涨0.5%和1.0%;3-6月分别下降0.9%、0.1%、0.1%和0.1%;7-10月份分别上涨0.4%、0.7%、0.8%和0.5%;11-12月份均为下降0.3%。

 图1 湖南CPI环比和同比指数变动趋势(2018.01-2018.12)

  (五)城市涨幅低于农村

  城市上涨1.9%,农村上涨2.0%,城市比农村涨幅低0.1个百分点。原因主要有三点:一是鲜菜价格涨幅差距较大,城市涨幅高于农村7.8个百分点。二是农村居住价格涨幅高于城市,农村涨幅为5.4%,而城市为2.7%。三是农村医疗保健价格涨幅高于城市1.4个百分点。

  (六)涨幅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2018年,全国CPI上涨2.1%,湖南比全国低0.1个百分点,在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位列第21位,在中部六省中排第4位。CPI涨幅低于全国,主要原因是受医疗保健类的翘尾因素影响。

  二、影响价格变动的六大因素

  (一)居住价格持续上涨

  居住价格上涨3.6%,影响CPI上涨0.76个百分点。在居民消费的八大类商品及服务价格中,涨幅及对总指数影响程度均为最高。居住价格总体延续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的上涨态势,涨幅较上年扩大了0.1个百分点。居住价格持续上涨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一是省内各地商品住房价格持续上扬,上游传导影响推高了租赁房房租和自有住房价格。二是棚改政策持续推进,致使大量棚改居民进入住房租赁市场寻求“过渡”,房屋租赁市场持续扩容,推动住房租赁价格上涨。三是受各地限购政策持续高压的影响,部分不具备购房资格的居民延后购房计划,转为向房屋租赁市场寻求安居,房屋租赁需求增加,也是住房租赁价格上扬的原因之一。四是受去产能政策推进与环保整治关停不达标企业的双向影响,部分住房装修材料市场供给减少,价格随之上涨。其中水泥、瓷砖价格涨幅较大,分别上涨14.6%和6.1%。

  (二)交通价格总体上涨

  交通价格上涨4.4%,影响CPI上涨0.33个百分点。受国际油价变动影响,交通价格尤其是汽、柴油价格先涨后跌,总体呈上涨态势。汽、柴油价格宽幅震荡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欧佩克从2017年1月开始执行减产协议,加速了全球原油供需恢复平衡的进程,支撑国际油价波动区间整体上移。二是在原油供需基本恢复平衡的背景下,地缘政治因素对国际油价的冲击明显加大。三是在美国对原油市场的影响下,原油库存超预期增长,原油市场供应预期转向宽松,国际油价后期大幅回落。同时,受汽、柴油价格总体上涨的影响,长、短途公交车运营成本随之上升,省内部分市县上调了公交车票价,带动交通费价格上涨。

  (三)食品价格涨幅较小

  食品价格上涨0.8%,影响CPI上涨0.17个百分点。食品中14个中类价格“十一涨三跌”。其中,菜、禽肉和干鲜瓜果类价格分别上涨6.0%、5.8%和3.7%,直接影响CPI上涨0.35个百分点,是支撑食品价格上涨的主要推手;畜肉类跌幅最大,下跌5.9%,影响CPI下跌0.30个百分点,成为抑制食品价格涨幅的主要因素。

 图2 2018年湖南食品14个中类同比指数对比

  1.鲜菜价格高位震荡。2018年,鲜菜价格上涨6.5%,影响CPI上涨0.17个百分点。鲜菜价格上涨,原因有五点:一是2018年夏季气温居高不下,省内部分地区出现了干旱现象,影响了本地鲜菜的生长,上市量减少。二是湖南鲜菜供应大部分依靠外地输入,北方蔬菜基地前期遭遇洪涝灾害加之台风“山竹”侵袭广东、广西等地,鲜菜的产量、运输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价格上扬。三是受夏季高温和强降雨的影响,部分蔬菜品种由于极端天气推迟种植,致使秋季鲜菜供应出现青黄不接的“空窗期”,市场供应量不足,叠加国庆节日效应,加大了鲜菜价格的上涨压力。四是2月份受春节“错月”影响,涨幅较大。五是受上年暖冬效应影响,同期鲜菜价格偏低,翘尾因素影响较大。

图3 湖南鲜菜价格环比和同比指数变动趋势(2018.01-2018.12)

  2.禽肉类价格涨幅较大。1-12月,禽肉类价格上涨5.8%,影响CPI上涨0.09个百分点。其中,鸡和鸭价格分别上涨4.9%和9.9%。随着环保整治力度的不断加大,省内小型养殖场陆续关停,鸡、鸭养殖量下滑,市场供应量萎缩是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同时,今年以来作为禽类饲料主要原料的玉米和豆粕价格小幅上涨,禽类养殖成本增加,也进一步助推禽肉类价格走高。

 图4 湖南禽肉类价格环比和同比指数变动趋势(2018.01-2018.12)

  3.鲜瓜果价格走高。全年鲜瓜果价格受市场供应量下滑影响,上涨4.8%,影响CPI上涨0.08个百分点。一方面,广东、广西等鲜果生产基地夏季遭受特强台风“山竹”侵袭,香蕉等鲜果产量受损,产地货源供应量不足。另一方面,苹果等北方水果为生产“小年”,产量较上年大幅减少,上市量下滑。

  4.猪肉价格长时间低位运行。2018年,猪肉价格下降8.3%,影响CPI下降0.27个百分点。猪肉价格持续走低的主要原因是由于前期生猪产能已逐渐释放,产业前端生猪价格明显下降,并部分传导至消费终端,加之进口低价冷冻猪肉的冲击,导致猪肉价格持续走低。11-12月份,全国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生猪跨地区转运基本停滞,加之省内各疫区大规模灭杀生猪,猪肉市场供应量骤减,价格重回上升通道,分别上涨1.7%和1.3%。但受前期猪肉价格疲软的影响,全年猪肉价格涨幅仍然“告负”。

图5 湖南猪肉价格环比和同比指数变动趋势(2018.01-2018.12)

  (四)医疗保健价格坚挺

  医疗保健价格上涨2.5%,影响CPI上涨0.20个百分点。其中,中药价格上涨5.8%,西药价格上涨6.1%。涨幅最大的是西药中的消化系统用药和心血管系统用药价格,分别上涨12.5%和10.3%。西药价格持续走高,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在取消药品政府定价和湖南医保目录调整等多因素的叠加影响下,我省低价药价格总体上涨。二是国家加大环保督查力度,责成各原料药生产企业提高生产工艺,使得原料药生产成本增加。三是部分处方药转非处方药(OTC)、处方药购买渠道限制的影响,OTC市场需求上升,导致OTC药品价格上涨明显。

  (五)服务项目价格刚性上涨

  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4%,拉动物价总水平上涨0.84个百分点。当前我国劳动成本递增效应仍在持续,是成本推进型通胀压力的重要因素;加之居民消费结构的不断升级,致使服务项目价格始终保持着稳步增长态势,成为物价持续上涨的主因之一。

  (六)翘尾因素影响超三成

  在2018年CPI的涨幅中,翘尾因素影响约为0.69个百分点,占比34.5%;新涨价影响因素约为1.31个百分点,占比65.5%。

  三、预计2019年CPI涨幅将有所扩大

  当前世界经济正在经历深刻调整,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抬头,风险挑战加剧,全球经济和市场需求前景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中国由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增长的转型与结构调整初见成效,但经济下行压力犹存。展望2019年,湖南CPI既有上涨的动力,也存在趋稳的因素。

  (一)推动CPI上涨的因素

  1.猪肉价格上涨的可能性高。一是受环保限产和冷冻猪肉进口量持续下降等因素影响,猪肉价格可能进入新一轮猪周期,自2018年7月起湖南猪肉价格环比开始由负转正。二是非洲猪瘟疫情造成湖南部分地区生猪被灭杀,加之跨地区转运受限,使得生猪补栏困难和存栏减少,推动后期猪肉价格走高。三是玉米和豆粕等饲料价格持续上涨,生猪养殖成本增加也将带动猪肉价格上涨。

  2.居住价格有望保持涨势。一方面,2019年1月4日央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此次降准是多年来普降幅度最大的一次,银行资本金压力进一步缓释,或将对冲楼市降温,引导房贷利率下行,激活买房需求助楼市复苏回暖,进而传导影响居住价格上扬。另一方面,随着个人所得税改革的推进,部分房屋业主可能将因房租收入所产生的税收以租金形式转嫁给租户,推升房屋租赁价格。

  3.服务项目价格将持续上涨。一方面,人工成本逐年上涨,最低薪酬标准不断上调。另一方面,我省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逐年升高,随着人口红利消减,劳动力供给总量会逐年下降,服务项目价格刚性上涨将成为常态。

  4.国际农产品上涨动力犹存。2019年,国际大宗商品中的部分农产品价格预计将可能走强。一是2018年度全球谷物产量略降0.65%,消费量增长1.68%,期末库存减少5.63%,库存消费比处于近年低位。分品种看,小麦、玉米期末库存分别减少4.41%和9.80%,谷物类产需处于紧平衡状态,后期价格获得支撑。二是从全球产需情况来看,2018年全球棉花产量下降3.48%,产需缺口达164万吨。加之期末库存大幅下降9.68%,棉花库存消费比进一步下降,市场供需偏紧,后期价格存在上涨动力。

  5.居民通胀预期有所上升。据人民银行统计,2019年一季度居民物价预期指数为 64.3%,比上季上升 0.6 个百分点。其中,32.8%的居民预期下季物价将“上升”,50.1%的居民预期“基本不变”,7.0%的居民预期“下降”,10.0%的居民“看不准”。居民对通胀预期的上升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2019年CPI上涨。

  (二)抑制CPI过快上涨的因素

  1.全球经济复苏势头放缓影响,需求总体走弱。在全球贸易、金融和地缘政治风险共同上升的大背景下,全球经济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复苏势头放缓,需求随之减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19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由3.9%下调至3.7%。其中,2019年中国增长预期由6.4%下调至6.2%,低于2018年的6.6%。国内多家机构预测,2019年我国经济增速可能进一步回落。

  2.国际能源产品不定因素较多,利空占据主导。一方面,全球经济复苏势头放缓,原油市场利空因素依然占据主导,国际油价重心将会下移。但不确定因素将增多,油价波动程度可能加剧。一是原油需求增速减弱。欧佩克预计2019年原油需求增幅为129万桶/日,低于2018年增幅预估150万桶/日。二是原油供应可能持续增加。2019年美国、沙特和俄罗斯三大主产国面临不同生产环境,预计将会有不同程度的增产。三是国际不确定因素增多。受利比亚、委内瑞拉、叙利亚等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美国对伊朗实施制裁及由美国主导的国际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国际油价的不确定性加大。另一方面,煤炭价格可能呈下降态势。当前,我国煤炭库存高企,加之“煤改气”工程的推进及供给侧改革的继续推动,国内煤炭需求大幅减弱,煤价将呈下降趋势。

  3.粮食产量和库存仍处于高位,上涨空间不大。2018年全国粮食总产量有所下降,但降幅不大,仍属高产年份;同时,全国粮食多年丰产,粮食尤其是谷物库存较为充裕,粮食价格不具备上涨的基础。

  4.货币政策的稳定性和连续性,不支持物价过快上行。一方面,2019年央行将继续保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M2增速持续下滑,宽信用的效果仍不见起色,特别是近期M1的增速下降较快,市场忧虑心态显现。整体看,货币政策的状况不支持CPI大幅上涨的情形出现。

  5. PPI涨幅可能将继续回落,传导影响CPI涨幅。由于去产能、环保限产等供给收缩政策的持续,加之工业需求端的走弱,PPI涨幅有可能呈回落态势,从而抑制CPI涨幅。

  综上所述,预测2019年湖南CPI涨幅将较2018年有所扩大,但仍将继续保持在可控区间运行,全年价格调控目标有望完成。